当前位置: 首页> 机构> 188金宝搏手机版下载> 188金宝搏手机
只为大理"母亲湖"那一泓清水————种养一体化农业面源污染系统防控的"洱海方案"
时间:2018-11-23 文章来源:农民日报 文章作者: 【 字体: 打印本页

  洱海是云贵高原第二大淡水湖泊,是大理人民的"母亲湖"。然而,随着流域社会经济快速发展,洱海富营养化开始显现,尤其近年来几次蓝藻暴发引起公众对当地生态环境的忧虑。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大理视察并作"一定要把洱海保护好"的重要指示。农业面源污染具有分散、滞后、不确定性强的特点,治理难度大,一直被认为是洱海富营养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怎样呵护好大理人民的"母亲湖"?2007年4月,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刘宏斌研究员带领团队来到洱海边,开始实施环保部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洱海流域农业面源污染综合防控技术体系研究与示范"、农业部农业生态环境保护专项"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技术研究与示范"等课题,以科技创新驱动洱海环境保护和农业绿色发展。

  牛粪从令人头疼的污染源变成价值每吨200元的食用菌基质,既减少了氮磷排放,又拉长了产业链条,增加了农民收入

  大理有着悠久的奶牛养殖历史,是云南省最大的奶牛养殖基地。

  但刘宏斌团队的调研表明,造成洱海流域农业面源污染突出的原因之一就是奶牛粪便。因为牛粪露天堆置普遍,雨季流失严重,以往仅作为有机肥还田,利用途径单一,经济效益不高,难以推动有序收集。

  治理首先从牛粪的收集处理开始。团队针对奶牛分散养殖研发了粪便高效收集技术。通过优化奶牛圈舍结构,开发应用新型垫圈材料及微生物菌剂,清粪周期从2-5天延长到一个月,圈舍粪便贮存和就地腐熟能力大大提高。对出圈的畜禽粪便,则通过集中式收集站的优化设计,科学划定原料堆腐、配料贮存、翻堆、计量、办公等功能分区,配套雨污分流、固液分离及渗滤液收集设施,结合除臭保氮材料添加,有效规避了二次污染。

  11月7日,记者在洱源县跟随一位送粪的养殖户来到右所镇梅和村畜禽粪便收集站。一聊才知道,这位名叫角根跃的农民养了100头奶牛,每天都要送两车牛粪到站里。在政府财政补贴的情况下,每车一吨多的牛粪能获得96元的收入。"原来牛粪太让人头疼,用又用不掉,存又没处存,一下雨冲得到处都是,环境别提多差了!"现在牛粪好处理了,每年还能得到六七万元的收入,角根跃的脸上喜滋滋的。

  根据洱海流域自身特点,团队把"粪-肥-还田"传统模式改造为"粪-食用菌基质-基质废料-还田"模式,拉长了产业链条。通过创新基质配方和发酵工艺,3周时间就能使牛粪、秸秆等原料形成食用菌基质,氮素损失也得到有效控制。从菌种选择、基质用量、覆土材料、发菌和出菇温度控制等方面优化了食用菌周年栽培技术,食用菌产量每平方米超过20公斤,牛粪经济价值大幅提高,每吨达到200元以上。食用菌栽培后的基质废料,既是有机肥优质原料,也可以还田利用。蝶泉公司食用菌技术负责人林冬明告诉记者,利用这种基质培育的双孢菇口感好、卖相佳,目前市场上大约10元钱一斤。将来如果采用"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方式运行,农户每投入100元就能净赚100元。

  从大水大肥到分区分季限量施肥,从单一密植水稻到生物多样性的湿地强化技术,农民不仅收获了物质财富,更收获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理念

  造成洱海流域农业面源污染的另一个原因是氮磷化肥过量施用。

  水旱轮作是洱海流域主要种植模式,小春作物以大蒜和蚕豆为主,大春作物以水稻为主。大蒜是一种需肥量大但吸肥能力弱的作物,传统种植模式下氮磷流失尤为严重。团队提出了小春作物氮磷施用上限,并且与顺丰公司联合开发了大蒜专用肥等多种高附加值专用肥,逐步取代传统化肥;对大春作物因地制宜筛选碳材料,通过土壤补碳,实现土壤残留无机氮素的生物固持,达到氮素减排目的。云南省农科院研究员雷宝坤说:"我们把这一手段叫做‘小春控源,大春减排',属于农田清洁生产单元。它与稻田季节性湿地强化和生态农田构建共同组成了农田清洁生产技术体系。"

  当地农民种植水稻习惯密植,每亩高达四五万穴,由于通风差、无效分蘖多,产量并不高,反倒造成秸秆产出多、化肥施用量大的后果,稻田湿地功能受损。为此,团队调研总结各地经验,研发了洱海流域水稻浅插稀植配合稻蟹、稻鸭共生的稻田季节性湿地强化技术,水稻秧苗每亩不到两万穴,不仅减少了化肥、农药用量,产量还略有增长。在改善稻田水质的同时,依靠蟹、鸭、米等优质产品发展订单农业,平均亩增收千元以上。

  大理州农科院农艺师段艳涛说:"采用农田清洁生产技术体系后,农业投入品减少了,劳动量减轻了,收入反倒增加了。农民怎么会不高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嘛!我们本地好山水公司流转农民土地,不种大蒜改种观赏花卉和特色水果,打造休闲观光农业和生态循环农业,一年光旅游收入就有700万元。"

  种养一体化农业面源污染系统防控模式,不但为洱海流域的生态环境保驾护航,也为其他流域贡献出了"洱海方案"

  分散经营是洱海流域农业生产的基本特点,刘宏斌介绍,团队与大理州农业部门设计了"政府主导-企业支撑-农民主体"的组织模式和各方利益链接运行机制,统筹种养污染防治。

  针对分散养殖,有畜禽粪便高效收集机制,主要包括三个层面:一是政府制定梯级奖励办法,对收集站下达年度目标,根据粪便收集量进行阶梯式奖励,收集量越高,奖励标准越高;二是收集站独立核算,负责人薪酬为基本工资加绩效工资,收集量与收入直接挂钩;三是收集站按奶牛粪便含水率制定收购价,含水率越低,收购价越高。该机制目前已在顺丰公司运行,参与农户有四千多。

  针对分散种植,有订单引领型农田清洁生产技术高效推广机制,主要也是三个层面:一是政府对采用清洁生产技术、成功获得绿色食品认证的企业予以奖励,并从建设用地、土地流转、税收减免和贴息贷款等方面给予倾斜,加大品牌推介,提升品牌影响力与竞争力;二是政府向参与清洁生产的农民提供有机肥、杀虫灯、杀虫板等物资补助,并提供免费技术指导和培训;三是企业组织农民进行标准化清洁生产,通过订单增加收益,让参与农民分享红利。该机制目前被洱源玉食公司采纳,参与农户有一万多。

  课题实施以来,开展各类技术培训62次,培训5000多人,参与规模化、组织化农业面源污染防控的农户数量达到1.4万户。第三方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洱海流域农田清洁生产技术推广12.5万亩,氮磷化肥减量20%以上,畜禽粪便集中收集利用量达14.2万吨,畜禽粪便资源化利用率达80%以上。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洱海方案"还为同类湖泊的保护提供了借鉴。在洱海流域农业面源污染综合防控关键技术研究的基础上,团队牵头编制了《重点流域农业面源污染综合治理示范工程建设规划(2016-2020年)》,目前已经在洞庭湖、鄱阳湖等重点流域60多个县实施。